种田和发展都有了更多期待>>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奥秘探知 >

种田和发展都有了更多期待

  和兴镇红光村紧挨着金鱼镇。在土地流转推进多年后,一种新发展模式正焕发出生命力。
 
  花了两天时间,65岁的红光村农民敖天全终于把合作社田边遮阴的树枝修剪完毕。他的“东家”是红安村新生土地股份合作社。4年前,红安村村集体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,在广汉率先聘请职业经理人操盘。在当地靠经营1000多亩粮田小有名气的“80后”农场主缪世壮脱颖而出,成为合作社的“CEO”。敖天全也将自家2亩多地入股合作社,变成了“跷脚”股东,去年每亩保底收入1000元,外加按股分红。同时,靠给合作社灌溉放水和锄草打杂工,一年还有1万多元工资。
 
  40年前从集体分田到户,如今带田入社,并非走回头路,皆是形势使然。“那时是为了吃上饱饭,现在是想再多赚点,而且把地交合作社,心头不虚。”经历变革的敖天全的话,代表着农民最真实的心声。
 
  “现在,单家独户种田,投入和产出都到了极限。”缪世壮还记得,前两年有人从和兴农户手里流转上百亩田种菜,菜价一跌,只种了半季就跑路了,最后还是合作社接了“烂摊子”,保证了农户利益不受损。
 
  长期以来,流转是一种主流方式,简单,但弊端也明显。既降低经营成本,又让农户分享长远经营收益,农民“离地不失地、离地不失权、离地不失利”的土地股份合作社模式,正从川西平原向全省推开。仅在广汉,已有19家土地股份合作社。新生合作社也如其名,吸引力日益显现,股东从刚成立时的120多户增至500多户,全村过半农户入社。“现在合作社已全程机械化,下一步规模还要扩大,再把优质米加工和品牌做起来,让股东分红更多。”缪世壮对未来充满信心。
 
  承包地之外,集体建设用地、宅基地等沉睡的资产,也正在被改革唤醒。借此,友谊村人背靠集体大树,走上做强集体经济、分享集体发展蛋糕之路。2014年7月,该村拿到了全省首个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营业执照。在此之前,全村3594人用土地入股的方式,成为合作社的“股东”。同时转化成股份的,还有村集体的380亩鱼塘和24.3亩集体建设用地,共计2000多万元。
 
  以前,友谊村的鱼塘由村民承包,村集体每年只能收回30多万元租金。“其实鱼塘的价值不止这么多,受益者也应更多。”村支书邹明顺说,合作社成立后,村里决定把集体鱼塘收回来用作股改的股本,村民持股分红。如今,友谊村利用286亩水面招租,已撬动社会资金2亿多元,打造易家河坝4A级景区,2017年,村集体经济年收入已达80万元,村集体资产高达3500万元,3年多升值千万元以上,还成为全省集体经济十强村、四川唯一全国最美渔村。“今年合作社就要分红,每股收入不会低于1.8万元。”手持4股的村民谢丰瞻,在尝到集体蛋糕做大的甜头后,已经开始筹划,把自家的葡萄采摘园再扩大100亩。



上一篇:新农人玩起新业态新模式
下一篇:没有了